彼此佇立在崩壞的心房

陌生的拉扯

你想做好人 但我卻沒有默許的勇氣

我像誤入迷宮的尋路者

只能猜著你思慮裡的浮動

狼狽的面具 自動戴上

捨不得放卻又愛自己

你冷漠的眼神似乎在訴說著我的多餘

眼淚潸落 我只是執著

執著著有一天你回心轉意的擁抱

幸福 被藏起來

當細水不再長流

剩下的只是乾凅的泥黃地

而當中的來往 只就是乾淨的沉默

我失去什麼 我失去什麼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得到你霸道的放逐令

不像大動作的拔刀闊斧

只有我自以為的大方

我用淚水種出小草

我用鮮血灌溉乾凅的河流

怎堪這樣悲傷 怎堪.......
創作者介紹

Germinant324

germinant3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